陪孩子面對畢業的感傷情緒

對於畢業與離別,每個孩子的感受大不同, 有人哭到淚眼汪汪,也有人無動於衷, 過與不及,都需要爸爸、媽媽引導他們適當的表達情緒。

「畢業」對於孩子來說,有點懵懵懂懂的,特別是第一次要參加幼兒園哥哥、姐姐的畢業典禮的孩子,還不懂得珍重再見的感受。情緒,會因為欲望、信念、經驗不同而有所不同,因此同一件事 情,給每個人的感受並不一樣,不像考試有標準答案。

對於畢業與離別的感受,通常與個人的經驗有關。家裡有哥哥或姐姐的孩子,往往會顯得比較成熟,較懂得離情依依的氛圍,因為對他們來說,這可能不是第一次碰到的經驗。此外,有過離別經驗 的孩子,例如:爸爸經常要出差,每隔幾個月就會消失一小段時間,他們因為有過「思念」與「等待」的感受,也較能體會離別時的感傷。

相反的,對於畢業還搞不清狀況的孩子,絕大多數是因為缺乏經驗,爸爸、媽媽不需要特別擔心。但有少部分孩子是因為情境察覺不成熟或比較自我中心,爸媽可能需要注意一下。前者是不能分辨 當下的情境和氛圍,往往需要旁人提醒,例如:「大家都安靜了,你也要安靜,不要再說話了。」;後者是凡事只想到自己,無法察覺別人的感受,平常可以多和孩子玩觀察遊戲,引導他去猜想別人正
在想什麼。

親子間爭取認同是一條漫漫長路

跟媽媽用言語挫孩子的銳氣不同,唐綺陽的爸爸是溫和的「身教型」。爸爸對奶奶的孝順,孩子們自小都看在眼裡。奶奶心情不好、脾氣不好,甚至無理取鬧,爸爸依然對奶奶很柔順。影響所及,唐綺 陽跟弟妹們向心力強,個個孝順,至今每週跟父母聚會,也固定帶父母出遊AMWAY 好唔好

唐綺陽從小花樣多,會唱歌、會畫漫畫,又搞神祕學,父母對她的興趣倒是一路支持。「我的父母沒有要求我一定要成為菁英,因為他們也都很平凡。」家族聚會時,父母會叫唐綺陽來唱歌表演,國小 開始畫漫畫,父親更是筆墨紙硯無所缺的支持bikini脫毛

唐綺陽曾經託人從日本買心愛漫畫家「萩尾望都」的作品,結果在海關被扣留,最後還是爸爸繳交一萬多元罰款才拿回來。唐綺陽說:「這筆錢高得嚇人,當時我的學費一學期才四千元。」

「如果今天大家覺得我才華滿多,其實都跟父母的支持有關,」家人就算曾有一些言語上的誤解、吵鬧,隨時間過去,很多事情才能看得夠明白,「這些衝撞都是小小的,更顯得很純粹眼袋槍。」

「我不是一個不懂感恩的孩子,」唐綺陽說。曾有一陣子她租了一間每月租金兩萬四千元的房子,房租付著突然覺得不對。付這麼高的租金,只因為房東給她房子住,那住父母家那麼多年,卻從沒付過 一毛錢。不平等的對待讓她感到歉然,她說:「我不能給父母比房東還少,比照房租加倍給父母,從那時開始就不間斷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