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停止懲罰自己,孩子像你,可以是件幸福的事

有次在講座後段的問與答時間,有位媽媽對於我的回答沒有不滿,卻仍不斷追問,絲毫沒有放鬆、解惑的感覺。我決定直接與她核對:「媽媽,我覺得我的回答沒有讓妳感到比較放心,方便告訴我妳在 擔心什麼嗎?」「我怕孩子跟我一樣。」

用盡一切辦法,不要讓孩子跟我一樣
我感到一陣酸楚,母親殷殷期盼孩子成長發光,這美好理想背後的最大威脅,竟然是自己。

「妳不想要孩子跟妳一樣,所以妳想學很多方法,讓孩子不要跟妳一樣,是嗎?」

點頭。

「可是我剛剛講的東西,裡頭有一大部分是原生家庭的影響,讓妳覺得學那麼多,也沒什麼用?」

沒點頭,眼眶泛紅。

母親在週六不休息、不放鬆,來聽所謂的專家嘰哩呱啦,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是孩子成長最大的威脅,她要想盡一切、用罄辦法,不要讓孩子跟她一樣。

聊到這裡,其實我很想哭,有種很苦的感覺在心裡:「X,為什麼養個孩子要這麼苦?要養到否定自己?!」

不只是針對那位母親的喟嘆,而是這幾年陪伴許多父母下來,累積對自己、對妻子,對許多父母,說不出的不捨:我們只想好好當爸、當媽,怎麼變成要搞定長輩、小孩、自己,還加上一個什麼鬼的內 在小孩?

我不打算、也不應該在大庭廣眾、在對方沒有充分準備之下,與她進行深度的心理探索。整理一下自己,我說:

「要孩子不像我們,不太可能,不然身教就沒意思了。就是因為這樣,我們才辦講座,你們才來聽,因為想讓自己有所不同,可以帶給孩子更多正能量。妳願意來,我就看見妳是很棒、很多愛的母親, 這對孩子是最重要的。我相信妳是位好母親,孩子像妳一樣不會有任何問題,我也邀請妳相信自己,好嗎?」

我看了她一會兒,接著進入下一道問答。

地盡其利的一缸缸食材

不管是辣味或臘味,在過去的艱困年代,吳家都是從食材開始,自己想辦法變出各種菜色。吳恩文回憶,當時老房子的前院與後院都「地盡其利」。前院晒臘肉、臘腸及豬臉(去了耳朵及頭骨、留下眼窩部分的豬臉皮,蒸煮過後做為下酒菜或是臘味飯之用);後院就種果樹、養雞。「雞下蛋時,我們就有『菜脯蛋』吃。」吳恩文說HIV Test

而川菜裡的「酒釀」,吳恩文的母親、外婆、叔公都會親手製作,用大缸子醃,一大家子就能吃上一個冬天,迄今仍是如此。糯米蒸熟後,靜置到比體溫稍高的溫熱狀態時,放入酒麴攪拌,再移到乾淨的瓶子裡約一週,等待「出酒」。「就是酒釀熟的時候,飯會出水,瓶子裡變成上面是飯,下面是酒。出酒之後,要擺到冰箱裡,讓它停止發酵。」這些對從小就愛跑廚房幫忙的吳恩文來說,宛如是走路、跑步般的本能葵涌通渠

做好的酒釀,會出現在甜湯圓及「豆瓣類」等菜色中。像是「豆瓣魚」,使用蔥薑蒜、米酒、糖、醋及香油外,加點兒「酒釀」,具提味效果,讓魚肉嘗來香甜順口。

另一個川菜要角「辣椒油」,在吳家也是自個兒煉製的。

先把辣椒粉擱在碗裡,再將以花椒粒爆香的熱油倒入碗中,就成了簡易版的辣椒油。「也可以加入肉桂葉、白豆蔻、八角、燈籠椒等材料,有錢人會這麼做。」他解釋孕婦按摩